安东在第七届世界连珠锦标赛的11连胜的棋评

在这篇文章中,我评述了第七届世界锦标赛中我的全部11盘棋。我的评价尽量简单明了,我的评述将告诉你我是如何准备我的比赛以及我在比赛中的思想和如何运用战术。比赛的尽善尽美是次要的,我不追求棋局的完美,我要使比赛迅速、简洁、富有进攻性并出人意料,在我的大部分比赛中都是这样做的。有些比赛也许不是最佳着法,但却很好地反映了我的战略思想。

第一轮 Meritee - Ishitani,1:0

我和我的台湾学生Finite一起研究过这些变化。那时,我记得,我们在黑棋的进攻中发现一些问题,但当我与Ishitani选择这个变化时,我却找不到那些问题了。所以Ishitani第14手的失误证实了我下面的分析,简单又出人意料的进攻。Ishitani没怎么想就认输了。我们这盘比赛是A组最先结束的,其他选手都还在比赛中。这盘之后,Ishitani问是否白14真的就输了,不等我回答,他就把白16挡在黑活三的另一侧,黑17不变,然后看着我,疑惑地问我黑17是否是这样走,我说是,我又补充说不管白16如何防,黑似乎都能赢。Ishitani表示同意,并说他看不到任何防守。

突然的进攻使日本人和几个A组选手都感到惊讶。

 

 

第二轮 Kim - Meritee, 0:1

金(秉允)是一个新打入A组的选手,但我在棋局中还是认真地对待他。我不想犯两年前我和张(进宇)的那个错误。能记起我和张下的那盘棋的人,他们或许记得 那盘棋我低估了对手而走出大恶手。这次不同,我平静而认真地计算着我对金的战术,我并没有随意地做对付韩国棋手的准备工作,我知道韩国连珠理论发展的主要趋势。当比赛开始走完前9手之后,金的棋路变得清晰了,显然他对定式到白16走17位、黑17走G10的变化有精心的准备。我对他棋风的结果了解不多,因此,我按很久前我给我的学生们讲的白棋的定式继续进行着我的计划。我知道,即使他明白了我的战术,他也不会走出我意料之外的奇招。白16、18、20和22都是我的定式, 黑23、25我认为很强。我对他走出的27准备不足, 因此我这时想了很长时间,并且走的十分小心,我选择了也许不是最佳的28、30、32的走法。

这是第二轮的比赛,不必太冒险,我选择了有把握的计划,使得看起来白有优势。直到40手棋都很正常,这时我试图找出可靠的VCT,但我所剩时间不多了。因此,我白42有两个战术意图,首先是让他去判断在这个区域如何防守,使我赢得一些时间,能继续找我的VCT,第二个意图是如果我找不到VCT,那么我的白42能够连接两侧并带来白棋进攻区域的优势。

然而,我出乎他的意料,他避开了我白42手在这个区域的小小威胁,防在了我找VCT的区域。棋局出人意料地结束了。金下的很好,这是今年A组我下的时间最长的一盘棋。

第三轮 Meritee-Nara, 1:0

当我看到奈良的白12手时,我立刻意识到他的意图,他要用两年前在A组对付Karlsson的变化让我感到意外。以前我见过一些日本的比赛,并且我还记得他们研究了这些变化,他指望23手走在E5点。然而,我的策略是在这盘比赛中走他们不熟的路子让对手吃惊。我知道他也希望我走中村茂的棋路(名人战中的比赛),但我认为黑有些问题。因此我选择了守中有攻的设计。奈良是一位很强的棋手,他几乎每次都走出最佳的棋,但他挽救不了这盘棋。这盘棋证实了黑棋在这里不必使用犀利的棋风。黑棋成功的关键在于首先要平衡右侧的局面,只要可能就保留19-9的跳二。很多棋手总喜欢一有机会就把黑棋走在K9点(黑13下面),让白棋挡在K11点,我不同意这点。

我只知道当黑棋要用VCT时才走K9手,否则这只不过是浪费了黑棋的资源,破坏了对左边有用的19-9跳二。值得一提的是,23手不是我在家分析过的,而是我

[1] [2] 下一页

  • 标签:
  • 发表日期:2020-10-09 08:50:01 编辑:五子棋在线玩